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

福建平和:生草果园成生态农业新风尚

——

2019年09月12日 15:26:34 来源:福建日报
分享到:      
 蜜柚果园生草覆盖。 白志强 摄
蜜柚果园生草覆盖。 白志强 摄

  清耕除草向来是果园主流管理模式。传统观念认为,这能够避免杂草与果树争夺水肥,且便于果农日常作业。

  但田间试验与生产实践表明,寸草不生并非果园的理想状态。选择合适的草种,实施生草覆盖,不仅保墒、保温、保肥,还能改善果园生物多样性,促进化肥农药减量增效,减少农业面源污染。因此,生草果园正逐渐取代清耕果园,成为生态果园建设的重要手段之一。

  在福建柑橘果园,果农已逐渐探索出冬春人工种植绿肥、夏秋自然生草的周年循环模式。

平和县推广果园生草覆盖。 (资料图片)
平和县推广果园生草覆盖。 (资料图片)

  果园杂草并非除得越干净越好

  平和县功夫种养家庭农场农场主赖坤金,坚持果园留草已13年。和大多数果农一样,赖坤金也曾是清耕果园的拥趸。

  “老观念认为,果园杂草不仅与果树争夺水肥,还招来蛇虫鼠蚁,给果园管理造成不便。”赖坤金说,不少果农一年至少喷施两次化学除草剂,“果园地表光溜溜”。4月份喷一次,采收前喷一次。一年喷三次者,也大有人在。

  但赖坤金慢慢发现,清耕果园普遍土壤板结、裂果频发、果品品质下降。

  “最严重时,裂果率超过三分之二。”赖坤金说,每年7至9月份是柑橘果实膨大期,若遇持续干旱后突逢降水,果实汁胞吸水过多过猛,橘瓣增长过快,超出果皮承受限度,则易裂果。同时,鲜果糖度不足、木质化严重、缺少风味等问题,也困扰着赖坤金。

  赖坤金开始寻求解决方案。专家给出的建议是,果园留草,优化施肥方式,多用有机肥。

  “果园杂草,不是除得越干净越好。”省农业科学院土壤肥料研究所副研究员李清华说,生草与果树争夺水肥的说法,属于认识片面,虽然二者之间有一定的竞争,但相对有限。果园留草,有助于改善土壤生态。

  李清华团队2018年在平和蜜柚果园开展的对照实验显示,生草对于果园土壤温度、湿度具有显著调节作用。

  “生草覆盖能保持土壤疏松,减少地下水向地表运动,保墒效果明显,由此减少裂果情况发生。”李清华说,在夏季高温期,生草覆盖能避免太阳直射地面,降低土温,减少高温对柑橘根系的伤害;反之冬季则能提高土温,避免冻害。

  打破偏见,重塑理念。2006年,赖坤金开始停用除草剂,并以有机肥替代化肥。蜜柚产量与品质显著提升。

  “糖度提升0.5至1度,裂果率大大降低。”赖坤金说,是否留草开始成为客商评价果园的重要指标之一。2014年,国际连锁零售商家乐福将可追溯生鲜品牌——“家优鲜”引入国内市场。平和蜜柚成为其首个产品。赖坤金的功夫种养家庭农场则是“家优鲜”蜜柚首批认证果园。

果园生草覆盖。 (资料图片)
果园生草覆盖。 (资料图片)

  “绿肥+自然生草”减“肥”增效

  果园生草不仅具有保墒、保温功效,还田后还能培肥地力,增加土壤有机质。

  2017年,原农业部在全国启动果菜茶有机肥替代化肥行动。平和县、顺昌县是我省首批柑橘有机肥替代化肥试点县。正在两地柑橘果园实践的“绿肥+自然生草”,成为重要技术模式之一。

  “冬季,果园里的野草大多枯萎,可选择人工种植绿肥。”李清华说,绿肥品种既要生物量大、固氮能力强、竞争优势突出,又要避免攀爬树体,影响果树生长。每年果实采收后,在水资源丰富或灌溉条件优越的果园,可撒播紫云英;水资源欠缺的山地果园,则主推耐旱的苕子。来年春天绿肥长成后,将其刈割翻压埋青。历经三年种植,绿肥便可成为柑橘果园冬季优势草种,能够自发结草籽繁殖。

  每年5至9月,柑橘果园百草丰茂,此时可实行自然生草。

  “人工去除牛筋草、龙葵等恶性杂草,保留娥肠草、阔叶丰花草等匍匐型、浅根系益草。”李清华说,当自然生草高度达到50厘米左右,应进行刈割翻埋,每年需进行2到3次割草。“在低海拔、无明显霜期的果园,野草在冬季依然生长旺盛,人工种植的绿肥竞争力有限,可全年自然生草。”

  “绿肥+自然生草”模式减肥效果明显。

  去年4月,李清华团队在顺昌县实地测产。结果显示,每年每亩成年芦柑果树需纯氮量28公斤,种植绿肥紫云英,每亩可提供纯氮量7.17公斤,理论上可替代25.6%化肥氮量。同时,该模式还能够提高果园土壤有机质5.1%左右。

  “福建柑橘果园90%位于在山地丘陵,山高路陡、交通不便。商品有机肥体积大、用量多,运输成本过高。”李清华说,“绿肥+自然生草”能够一定程度上规避商品有机肥的弊端。

  果园生草,还有助于减少化学农药用量。

  “高温干旱季节,柑橘红蜘蛛、柑橘锈壁虱是多发虫害,常引发落叶和黑皮果,导致树势衰弱,产量降低。要想摆脱虫害,至少喷两次药,每株成本徒增6元以上。”卢伟文是福建中润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生产技术部主任,2014年,该公司位于平和县霞寨镇的1800多亩蜜柚基地,全部实行果园留草,“留草果园内捕食螨等天敌数量是清耕园的4至5倍,且天敌的种群更丰富,生物防治能力大为提升,柑橘虫害大为减少,化学农药使用量随之锐减”。

  成本因素制约果园生草推广

  作为蜜柚种植大县,寻求绿色转型的平和县,将生草覆盖作为生态果园建设的重要抓手。2017年,平和在全县实施“千百十生草覆盖示范工程”。

  “我们在县域内的九龙江花山溪、韩江、漳江、鹿溪、东溪等水系区域,推广自然生草或人工种植绿肥,实施割草还园,禁用除草剂除草等措施,推进化肥、农药施用减量化。”平和县农业农村局蔡荣生说,按照推广计划,当地在流域干流两侧1000米范围内、支流500米以内、分支流200米以内的果园,建立生草覆盖示范基地,总面积1.72万亩。

  改变果农根深蒂固的习惯,谈何容易。

  “推广初期,我们挨家挨户发放宣传物料,普及果园生草覆盖的优势,统一采购并免费发放三叶草、藿香蓟等草籽,举办技术培训班。”蔡荣生说,一头是政策引导,一头则是市场需求信息传导,“生草果园出产的蜜柚更受高端客户青睐,白肉蜜柚每公斤收购价比清耕果园高出0.4元,红肉蜜柚差距更甚”。

  根据官方统计口径,平和全县蜜柚种植面积约68万亩。经过两年多的推广,近30万亩已实现生草覆盖。生草果园渐成趋势,由此引发化学除草剂与除草机销量的此消彼长。来自平和县农业农村局的数据显示,目前全县除草机保有量约3.5万台。

  然而,成本因素,依然制约着生草覆盖模式的推广。

  “全年下来,生草果园需要除草3至4次,除草以承包方式,包工包油,折合下来,每株每次除草成本约1.5元。”李清华表示,在海拔较低的果园,冬季仍有部分野草生长,为保证冬种绿肥长势,需在播种前翻耕土壤,无形中又增加了成本。

  在蜜柚市场持续低迷的大背景下,这样的成本压力不可谓不大。

  2018年至2019年产季,平和蜜柚价格被认为触及历史低位。最低时,白肉蜜柚每公斤收购价仅0.4元,红肉蜜柚和三红蜜柚每公斤收购价也才1元左右。“保本都难,谁愿意增加成本去种草、除草呢?”卢伟文说,虽然生草覆盖模式有助于减肥减药、增产优产,但在低迷行情下,果农转变生产方式的积极性有限。

  卢伟文认为,蜜柚价格滑坡,源自全国市场趋于饱和,整体供大于求。调整产业结构,让蜜柚价格回归正常区间,是当务之急。

  今年6月,平和出台《促进平和蜜柚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措施》,配套19条举措应对蜜柚产业颓势。在蜜柚种植规模调整方面,这份文件提出,对高海拔地区进行规划,按规划分步实施,退果还林、退果还茶,每亩补助2000元。(记者 张辉)